ACT 78. 文學作為影喻

78期專題企畫

Literature as Shadow Metaphor

■ 企畫——張世倫、陳佳琦

《藝術觀點ACT》78期,2019年7月出版

在今年(2019)第五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的綠園主展場裡,泰國導演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展示了他與日本藝術家久門剛史(Tsuyoshi Hisakado)合作的影像裝置近作《同步》(Synchronicity, 2018)。在這個援引光源、投影、反射、透視、生成、熄滅等概念,結合電影、鏡像、火種、燈泡、信仰、科學、凝視,以及(被)觀看意象的聰敏作品裡,藝術觀念的新穎銳利,是奠基在某種返古式的影像探求中——那即是部分來自東方根源的身軀整體觀,與西方哲學著名的柏拉圖洞穴寓言。可以說,作品裡那關於光影生滅的共時與延遲,整體被包裹在一寬鬆但流動的文學感裡——最陳舊者,即是最當下的,並有能力指引出某種幽微的未來,是以這部狀似「沒有說出甚麼故事」的影像裝置,裡面卻有千言萬語,是謂「同步」。

這個專輯的發想,來自於類似的問題意識,嘗試探問文學作為視覺藝術的某種「陰影之喻」。影喻,一方面是看文學既有且淵遠流長的制度、文脈、類型、概念,如何成為視覺藝術發展過程中,常不斷挪用、類比對照,藉以復甦更新自身的「譬喻」來源;影喻,也是一種「陰影」般的存在,從報導文學到非虛構寫作,自散文書寫至寓言警句,文學對現實的關注、觸碰、轉化、撞擊,自然「如影隨行」地成為視覺藝術所無法漠視忽略的可敬對象,如何從中對話取法、藉以自我反思,構成了一種永無終止的挑戰;影喻之第三層意義,則是肯認文學作為一建制,早已有其豐沛而不可忽略的脈絡,整體形構了一套有別於官方文書、正統敘事與歷史書寫的另類檔案,文學以其時常隱蔽、卻饒富更多彈性,較易保存邊緣觀點的位置,構成了另一種可能的資源、通路,與發聲模式,或可稱之為「影子檔案」(shadow archive),足堪成為諸多視覺藝術取法借光的對象。

一般而言,文學往往代表著一種較為「古老」、且淵源久遠的藝術形式,也往往帶有一種「創造性自我的表達方式」之意。對於攝影、電影與當代藝術而言,總在許多不同的歷史時刻與文學產生碰撞與變化,甚至在許多時候,文學是一種視覺藝術極其倚賴、但常被忽略的一種「影喻」。換言之,作為藝術文脈的潛流資源,文學時而是不可或缺的參照座標、時而提供了豐富的想像資源,也時而成為類型混種的催生基盤。本專輯試圖探討文學與視覺藝術場域間,不斷生成且日益頻繁的交涉與其可能的意義,嘗試以一些案例提問,究竟文學的意象、慣習、體例,乃至其類型化的幽靈,如何纏繞並影響了視覺藝術的創生翻轉與反思更新?

專題首先以陳超敏(Junko Theresa Mikuriya)的〈幻影、孔隙、曝光:複訪柏拉圖的洞穴〉為開場,本文為其前年出版之攝影理論著作《光的歷史:攝影的概念》(A History of Light: The Idea of Photography, 2017)之第一章,探討柏拉圖洞穴理論中存在的攝影性,陳超敏於其特別為本刊所補充的說明裡談及,她並不把攝影的起源追溯至暗箱出現的時代,反之,她企圖在柏拉圖以及新柏拉圖主義的思想中追索攝影觀念的濫觴,本文以哲學的視角一反過去著重於歷史的攝影起源論法,重探攝影認識論的多重可能性;其次是陳佳琦〈和平共存於一個擴展中的美學宇宙:攝影與文學話語〉,本文透過重讀西方幾種攝影與文學論述與選集,思考攝影與文學話語的關係,並指出這兩種看似相異的媒介存在之創作上互相啟發與試驗的關係。

接著是幾份個案的深入研究。李立鈞的〈從「文學式的蒙太奇」到「散文電影」:從班雅明的「拱廊街研究」談起〉一文,由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寫作「拱廊街研究」探討一種「文學蒙太奇」寫作的可能,並進一步延伸到阿多諾(Theodor W. Adorno)的散文觀點以提出對「散文電影」此一美學形式的理解與梳理。謝佩君〈片段性整體:澤巴爾德《奧斯特利茲》裡的文字、影像與火車站〉討論善於在小說中結合攝影與散文手法的德國小說家澤巴爾德(W. G. Sebald)的作品《奧斯特利茲》(Austerlitz,2001),探討小說中所揭露的照片與文字、歷史事件與個人記憶,以及虛構與紀實之間的複雜關聯。馬然〈故鄉的風景:高嶺剛的沖繩夢幻秀〉一文試圖從風景論與散文電影的角度,再次理解高嶺剛(Takamine Gō)這位琉球導演的早期作品,作者指出,像高嶺所企圖指出的風景實與國家和資本主義有著深刻的關聯。

此外是歷史與現象觀察,張世倫的長文〈從紀實到散文:台灣攝影論述的文學想像及其可能的發明〉,主要聚焦在八〇年代後台灣攝影在主流紀實風潮之下另一股與文學互涉、但未曾被清楚討論過的一股影像書寫暗流,並嘗試探究影像類型的創生建構及其陷阱;另外一篇為王聖閎〈文字怪獸、假小說與書寫機器:當代藝術創作者為何而寫?〉,本文透過幾位台灣藝術家為個案,鳥瞰近年來在當代藝術圈明顯浮現的「文學轉向」趨勢,藉以探討「寫作」一事在當代藝術創作裡的呈現樣貌與積極意義。

專題並以三篇向創作者邀稿或訪談的文章,處理藝術家如何看待文學與寫作的問題。張碩尹的〈黃金時代〉以私人視角回望自身的閱讀與文學史;張紋瑄〈最經濟的!瞬間〉一文從文學的角度探討閱讀、創作於現下可能遭遇的經濟與加速問題;李旭彬的訪談〈找不到一個把故事全翻出來的形式〉反思以文字作為創作與表述手法的緣由。

所謂文學的影喻、隱喻或想像,多半意味著創造性的想像與書寫的挪用,即便在當代,文學很可能被認為是一逐漸消亡的體裁。然而,這有可能嗎?我們沒有答案。或許,文學勢必隱身在各處,反覆現身、持續流變、但也不斷迴返,進行其無所不在的自我創造。最後必須說明的是,本專題不是針對文學,也不是為了重新推崇文學的古老價值與優越地位而做,而是為了一些歷來的轉變與當代的趨勢而試圖提出的回應。在西方,就影像、視覺與文學的框架關係進行思考,將視覺性與文學性進行並置與思索,並嘗試刻劃其彼此交錯與相互鬆動的專著,目前數量仍不算太多,而以台灣為例的此種關係性思考,則更是少之又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許會讓我們與許多值得回應與思索的歷史與當下現象失之交臂。

被認為已經不會、也不願「說故事」的後期高達(Jean-Luc Godard),在電影《悲哀於我》(Hélas pour moi, 1993)的片頭,曾出人意表地說了一個關於「說故事」的寓言故事,那些暗黑與光熱、路徑與根基、同步與時延、傳承與遺忘的幽微餘韻,就像是某種關於文學本源的迴返致意:

當曾祖父要完成一件艱難的工作時,他總會去樹林裡的某處升火,並將自己沈浸在靜默的禱詞裡,事情自然迎刃而解。當祖父遇到同樣的困境時,他隻身前往樹林裡的同一地點,說:「我們已不知如何升火,但我們仍記得禱詞」,事情自然迎刃而解。當父親後來前往同個樹林時,他說:「我們已經不知如何升火,也不記得禱詞內容,但仍記得這些事情是在樹林裡的哪個位置進行的,這樣應該就夠了」,事情確實迎刃而解。但當我面對同樣的任務時,我卻待在家中,如此喃喃自語:「我們不再懂得如何升火,我們不再記得禱詞內容,我們甚至忘記了樹林裡的那個地點,但我們⋯⋯至少還知道怎麼說故事。」
 

張世倫
藝評人,攝影研究者,曾任博物館員與雜誌記者等職。政大新聞所碩士,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College)文化研究中心博士候選人,譯有《攝影的異義》(John Berger)、《另一種影像敘事》(John Berger & Jean Mohr)與《這就是當代攝影》(Charlotte Cotton)等書。研究興趣包括影像史、當代藝術、音樂批評、電影研究、藝術現代性與冷戰史等諸多範疇,現正持續從事影像批評以及台灣攝影史相關研究的書寫計畫

陳佳琦
國立成功大學臺灣文學所博士,曾任《典藏.今藝術》採編、國立臺灣文學館助理研究員。現為成功大學多元文化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專題企畫

  • 文學作為影喻 ■ 張世倫、陳佳琦
  • 幻影、孔隙、曝光:複訪柏拉圖的洞穴 ■ 陳超敏 ■ 譯|呂佳機、曾涵生
  • 和平共存於一個擴展中的美學宇宙:攝影與文學話語 ■ 陳佳琦
  • 從「文學式的蒙太奇」到「散文電影」:從班雅明的「拱廊街研究」談起 ■ 李立鈞
  • 片段性整體:W.G. 澤巴爾德《奧斯特利茲》裡的文字、影像與火車站 ■ 謝佩君
  • 從紀實到散文:台灣攝影論述的文學想像及其可能的發明 ■ 張世倫
  • 黃金時代 ■ 張碩尹
  • 最經濟的!瞬間! ■ 張紋瑄
  • 找不到一個把故事全翻出來的形式 ■ 整理 陳佳琦、編輯部
  • 文字怪獸、假小說與書寫機器:當代藝術創作者為何而寫? ■ 王聖閎
  • 故鄉的風景:高嶺剛的沖繩夢幻秀 ■ 馬然

編輯台的話|水痕裡,我們觀看螞蟻 ■ 呂佳機

影像紙上展覽

  • 從歷史的影像到影像的歷史:論《歷史刺繡人》的微觀視覺政治 ■ 張世倫
  • 《歷史刺繡人》影像的反身性 ■ 侯怡亭

獨立邀稿

  • 在基地 ■ 高重黎
  • 真實的幻境:VR的空間語言 ■ 李天爵
  • 催眠式寓言——阿比查邦《華麗之墓》的睡眠時間 ■ 林日錦

召集人|蔣伯欣
主編|龔卓軍、蔣伯欣、孫松榮、林暉鈞、林欣怡、林巧芳、龔義昭
客座主編|張世倫、陳佳琦
執行主編|呂佳機
執行編輯|謝博勻、童詠瑋
美術編輯|蕭佑任、雷文茹、徐翌婷
美術顧問|羅文岑
義工|陳嬿晴、吳尚育、駱筱筑、陳思宇、沈昕皓、曾涵生
藝術觀點ACT|78期,2019年7月出版

By Anna Koshcheeva from A